>  資訊 > 涉煤反腐倒查20年,內蒙官場巨震,近30老“虎”已被打!
涉煤反腐倒查20年,內蒙官場巨震,近30老“虎”已被打! 2020-03-30 19:40:08

摘要:3月25日,內蒙古紀委監委網站發布又發布一條大“老虎”被打的消息,差1個月退休已3年的鄂爾多斯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劉桂花被查。

    能源新聞網訊 涉煤反腐倒查20年,內蒙古自治區官場正經歷一場巨震。
        內蒙官場巨震
        3月25日,內蒙古紀委監委網站發布又發布一條大“老虎”被打的消息,差1個月退休已3年的鄂爾多斯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劉桂花被查。
        這是3月1日以來,內蒙古自治區第9位被宣布依法查處的官員、企業高管,也創造了區內連續3天有政府官員、企業高管落馬的紀錄。
        據了解,過去的25天內,內蒙內自治區環保廳原副廳長潘彥昭、內蒙古醫科大學原紀委書記馬仲奎、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原總法律顧問李永先、呼和浩特市政府原副市長賽青克、通遼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曹文敏、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薛昇旗、錫林郭勒盟政協副主席張志軍、內蒙古貿促會原副會長張和平、鄂爾多斯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劉桂花等9人先后宣布被查。
        4涉能高官、高管被查
        從資料上看,這些被查人員既有在任的政府高官、企業高管,也有已辦理退休、賦閑在家的原政府官員、企業高管,去除來自政府的在任或退休官員之外,其他“栽了”的官員、企業高管多來自能源系統,如內蒙內自治區環保廳原副廳長潘彥昭、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原總法律顧問李永先、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薛昇旗,均是來自于能源系統。
        此外,3月23日于任上被查的錫林郭勒盟政協副主席張志軍,有5年零2個月的煤炭行業工作履歷。
        簡歷顯示,張志軍曾于2013年1月至2018年1月,任錫林郭勒盟煤炭局局長。2018年1月至2018年3月,任錫林郭勒盟政協副主席,盟煤炭局局長。
        涉煤反腐倒查20年
        巧合的是,張志軍落馬10天前,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發布了一天重要通知,宣布對涉煤反腐要倒查20年。
        在這則題為《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關于在自治區煤炭資源領域項目配置、煤田(煤礦)火區治理等方面違規違法問題受理信訪舉報的公告》的文書中,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宣布,從即日起,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全面受理關于煤炭資源領域項目配置、煤田(煤礦)火區治理等方面違規違法問題的信訪舉報。
        《公告》指出,接受信訪舉報的受理范圍如下:
        反映有關單位、黨員、干部以及國家公職人員(含在職人員、退休人員及其配偶、子女、近親屬、特定關系人)自2000年以來在煤炭資源領域涉嫌違紀或者職務違法、職務犯罪的問題線索。具體包括:
        一是反映在煤炭資源領域項目配置、煤田(煤礦)火區治理工作中的違紀違法問題線索;
        二是反映違規顯名或者隱名投資入股煤礦的問題線索;
        三是反映利用職權為其近親屬或特定關系人謀取非法利益以及官商勾結、索賄受賄等問題線索;
        四是反映在日常監管、打擊違法違規生產、行政執法等工作方面失職瀆職、濫用職權等問題線索。
        向全區人民征集反腐線索,倒查涉煤反腐20年,反腐力度之大,既反映了內蒙古自治區反腐的決心,也暗示了能源領域貪腐泛濫的事實。
        黑金孳生腐敗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地見牛羊。地廣人稀的內蒙古自治區資源豐富,不僅有一望無垠的草原,漫山遍野的牛羊,更有儲量巨大的煤炭資源,是我國重要的礦產資源產區。
        數據顯示,內蒙古自治區現有煤炭產能11.4億噸,產量8.5億噸,約占全國的1/4,是國內煤炭資源的主產地。同時,區內還擁有獨立于國家電網的全國唯一一家省級電網——內蒙古電力集團(蒙西電網)。
        據了解,內蒙古自治區煤炭產業于2000年后開始大規模擴張,趕上了煤炭業黃金十年發展期,黑金涌動之下,也孳生了大批腐敗官員。
        張志軍落馬前3天,3月20日,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薛昇旗被查也在能源界引起轟動。
        資料顯示,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是內蒙古國有獨資能源企業,市值超過300多億。涉足包括電力、煤炭、石油、天然氣、煤制油、煤化工、建材、鐵路等行業。
        作為獨掌能源巨艦的董事長,薛昇旗因何被查,官方尚未公布,但種種跡象表明,他與前述落馬的張志軍或與內蒙古這場能源系統掃黑反腐風暴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薛昇旗被查早有先兆。2019年7月19日,內蒙古紀委監委官宣,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兼董事會秘書于水清被查。
        作為薛昇旗的重要助手,于水清“落馬”后,外界就將視線轉向了薛昇旗。剛剛6個月后,這個“靴子”正式落地。
        3家能企高管落馬
        于水清之后,薛昇旗之前,內蒙古自治區又一能源大佬被雙開。2019年8月23日,內蒙古紀委監委發布消息稱,內蒙古能源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魯當柱開除黨籍、公職。
        內蒙古紀委監委通報稱,魯當柱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國有企業領導人員,理想信念喪失,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對抗組織審查,參加迷信活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違規收受他人禮品、禮金;利用職務便利,在干部選拔任用方面為他人提供幫助并收受財物;違規從事營利性活動,在任職企業的同類經營企業中投資入股;對黨紀國法置若罔聞,為所欲為,權力觀、政績觀扭曲,不正確履職,損害國有企業資產權益;生活腐化墮落。
        與魯當柱幾乎同一時間落馬的內蒙古能源大佬還有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張世文。2019年2月25日,魯當柱宣布被查前一天,內蒙古紀委監委發布了張世文被查的消息。
        張世文被查3天前,神華北電勝利能源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子安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審查、調查。
        李永先被查 曾1天豪買41套房
        張世文就是財大氣粗的法律掮客——李永先的老板,他曾以一天花費1280萬元買下41套房震驚了很多無房一族和炒房一族。
        3月11日,這位已退休近7年的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原法律總顧問也被查了。
        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消息稱,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原總法律顧問李永先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經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指定,目前正接受烏海市烏達區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作為早已退休多年的國企總法律顧問,李永先富甲一方,手眼通天。早在2016年,李永先就曾被實名舉報以兩個兒子名義,一天內花費1280萬元買下41套房。
        他當時曾回復外界質疑稱,“別說一千多萬,我一個億都有”。
        據報,李永先的“能量”在當地極為驚人,由于同時還擁有一家律師事務所與政法部門關系密切,善于打贏經濟官司“掙錢”令同行“羨慕”不已。當地法律界人士提起李永先時表示:“那是個能人,尤其是在政法界可謂關系網相當強大。”
        白向群、邢云落馬,牽扯多人
        權力尋租,大肆攬財,集體腐敗,內蒙古自治區的能源貪腐案發后,內蒙古某些高層與政法界大佬也深陷其中。
        據報,與魯當柱案有關聯的落馬官員還有負責礦產企業安全生產的內蒙古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周秉利以及內蒙古自治區煤炭工業局副局長郭銀泉。
        更早一些時候落馬的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和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云則牽扯出了更多官員。
        資料顯示,2018年4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被查,2018年10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云被查。
        據報,白向群于2003年3月空降到煤炭資源重鎮烏海,先后任市長、市委書記。在長達8年的時間里,白向群開始大肆插手煤炭資源配置,通過審批煤炭資源、礦產資源開發、房地產開發來撈錢。經查,白向群總的貪腐金額超過1億元。
        與白向群相比,邢云主政能源重鎮時間更長,貪腐金額更大,被認定受賄總金額折合人民幣4.49億余元。
        據官方透露,邢云先后主政能源之都——鄂爾多斯以及另一能源重鎮——包頭,貪腐時間長達21年,幾乎是一路走一路貪,而天量的貪腐資金有很大一部分與能源系統有關。
        邢云的落馬,迅速掀起了另一場政法系統官場地震,包括:
        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兼任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督察長馬明;
        時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杜寶君;
        內蒙古公安廳原黨委委員、原副廳長孟建偉(正廳級);
        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正廳級)趙云輝先后被查。
        幾乎同時,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呼和浩特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李志斌也在公安局休息室內自縊身亡。
        甚至連已自首的赤峰市政法委書記王東偉、被查的錫林郭勒盟檢察分院檢察長田忠寶、呼和浩特中院院長董秉惠、通遼市政法委原書記辛金山、通遼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彥忠等,都可能與邢云有一定的牽連。
        趙文亮落馬
        同是在白向群、邢云落馬的2018年,內蒙古能源局原局長趙文亮被查,在業界也引起廣泛關注。
        2018年11月10日,作為全國僅有的兩個正廳級省級能源局,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正式掛牌成立。在此3個月前的8月2日,內蒙古紀委監委發布消息稱,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副主任、黨組成員、自治區能源局局長趙文亮(正廳級)被查。
        彼時,趙文亮升任內蒙古能源局局長僅4個月。此前,趙文亮亦在煤炭之都鄂爾多斯市經營多年。
        資料顯示,趙文亮于2000年3月任內蒙古自治區東勝市政府副市長,之后歷任鄂爾多斯市經濟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鄂爾多斯市政府副市長等職。
        2018年11月6日,趙文亮被雙開。
        法院的判決公告顯示,趙文亮利用擔任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區長、鄂爾多斯市經濟委員會主任、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鄂爾多斯市副市長等職務上的便利,收受、索取他人的財物、現金等共計人民幣4022余萬元、美元1萬元,為他人謀取利益或承諾謀取利益,其行為構成受賄罪,且數額特別巨大。
        云光中、云公民被查
        除了白向群、邢云、趙文亮等人外,云光中、云公民也相繼被查。
        2019年6月1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消息: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書記云光中被查。

\
        2019年10月24日,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原黨組副書記、總經理云公民被查。
        簡歷顯示,云公民曾于1997年1月-2001年7月任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2001年7月調任山西省副省長,還歷任神華集團公司副董事長、中國華電總經理總職。
        云光中則長期在內蒙古工作,并于2008年2月開始主政煤炭之都——鄂爾多斯市,先后任鄂爾多斯市委副書記、副市長、鄂爾多斯市委書記職,之后調任呼和浩特市委書記。
        種種跡象顯示,云光中、云公民落馬,利用權利尋租,多少與能源領域有一定關系。同時,云光中、云公民、邢云、白向群、趙文亮、薛昇旗、張志軍、魯當柱的先后被查,正將內蒙古煤炭領域反腐推向沸點。
        拔出蘿卜帶出泥。內蒙古涉煤反腐倒查20年,鼓勵人民群眾投訴舉報,正將貪腐分子陷入人民戰爭的海洋大海之中。
        前不久,陜西榆林首富、“陜西首善”高乃則因行賄榆林原市委書記胡志強而被帶走調查的消息落實,對外再度釋放一個積極信號:行賄官員也要擔責!無疑,在反腐這盤大棋上,只有加強倒查,加大對行賄者的懲罰力度,充分發揮人民群眾的力量,才能讓貪腐分子無處可藏,無處可遁!(能源新聞網

股票期权是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