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資訊 > 北安嶠南永恒之后,又現光伏新騙局!
北安嶠南永恒之后,又現光伏新騙局! 2020-04-20 09:06:51

摘要:疫情期間,很多人在家宅著沒事做,安徽省六安市的不少市民,就投資了一個買光伏電板返電費的項目,結果錢沒賺到,對方老板就卷款跑路了。

    能源新聞網訊 你看中了對方的利息,而對方看中了你的本金。
        近日,戶用光伏啟動之時,光伏騙局再度死灰復燃。
        買光伏電板返電費騙局
        前不久,安微“經濟生活”頻道報道這樣一起案件。
        疫情期間,很多人在家宅著沒事做,安徽省六安市的不少市民,就投資了一個買光伏電板返電費的項目,結果錢沒賺到,對方老板就卷款跑路了。

\
        據悉,受害人經熟人介紹進入微信群,該公司聲稱只要購買他們的光伏系列產品,就可以享受發電收益,每天還會定時在群內返還電費。
        每個微信群,少有幾百人,多至上千人, 每人的投資數額不等,從幾千元到幾萬元。3月11日晚上,由于沒有按時收到返還的電費,群里的人才意識到上當受騙了。
        據查,這家騙子公司叫寧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早在2019年11月19日就已注銷。
        六安不少市民被騙的錢從幾百到幾千到幾萬不等,被騙群眾已報警。據悉,目前六安警方在立案調查中。
        剛剛,北安嶠已注銷
        鮮花與雜草并生。近年,伴隨著戶用分布式光伏市場活躍,各式光伏騙局也層出不窮。
        提及光伏騙局,在寧瑞新能源之前,更廣為人知的騙局是“北安嶠南永恒”,招術多,套路深。
        據了解,天津安嶠光伏極擅于宣傳與包裝,如在優酷視頻上打廣告,力推“安嶠家家富,大家都說好!”的品牌主張,更輔之以農村大爺、大媽現身說法、現場簽訂合同、實時運營維護等進行舉證,以強化品牌張力。
        此外,安嶠光伏企業負責人還不時參加光伏行業高論論壇進行宣講,借助現場推介等方式拉客戶、簽單。
        “家家富”宣傳海報顯示,業主只需投資2萬元,即可建成一座容量8KW家庭光伏電站,前20年每年獲得5000元收益,4年回本,后5年每年2000元固定收益,相當于后續21年每年獲9萬元收益。
        不得不說,這個投資收益很有誘惑力,且還有安嶠光伏“五個負責,四個承擔”支持,堪稱名符其實的“躺賺”。
        試問看此收益,那些炮制一篇又一篇“再不裝光伏就晚了”、“別為了1毛錢損失25年收入”等10萬+爆文的自媒體人,是否也心動了?
        后來的事實證明,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的安嶠光伏,連2年都沒撐上。
        據爆料,從2018年9月份開始,安嶠光伏就不給收款的經銷商發貨,也不兌現每年5000元的承諾了........安嶠光伏欠老百姓、代理商、供應商共計近2000萬........
        本著求實的原則,“能源100”太陽能小編到企查查官網查證,發現安嶠(天津)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安嶠光伏”)已于2020年3月26日注銷,其原因是決議解散。
        太陽能小編還發現,安嶠光伏法律訴訟有160條,失信被執行人紀錄有9條,限制高消費信息有11條,裁判文書有41則,開庭公告信息紀錄有34條。可以這么說,如此之多的訴訟、失業被執行人紀錄,在太陽能發電圈,可以跟漢能集團拼一拼了。
        安嶠光伏都注銷了,后續20余年收益、電站運維服務,咋辦?
        南永恒:丁尚云被抓
        在光伏圈,湖北永恒太陽能公司規模不大,但威名更甚安嶠光伏。
        據報,湖北永恒集團創始人丁尚云,曾與中國首富馬云一起上臺領過獎,白手起家,曾獲殊榮無數。
        2019年3月15日,一直在媒體報道中以正面形象示人的丁尚云因涉嫌非法集資被拘留,震驚了很多人。
        丁尚云的永恒太陽能公司,據報道稱其實是“掛著狗頭賣羊肉”,對外宣稱自己是專門研發、生產、銷售太陽能光電的高新科技企業,但實際上,其公司卻只生產了太陽能手電筒、野營燈等小產品。
        據查,永恒太陽能公司的一個項目——“微云計劃,造福天下”,號稱“只要地球太陽在,就有永恒太陽能”,涉嫌非法集資。
        從以高回報為誘惑,金字塔拉人頭的營銷模式上看,永恒太陽能與國家相關法規對傳銷的定性相吻合。
        對此,業內也曾曝光過。但在媒體話語權式微的當下,輿論監督有時無法起到應有作用。明明干的是違法勾當,永恒太陽能楞是逼著媒體撤稿,并公開發布致歉信,很是牛氣。
        彭小峰綠能寶被立案
        在光伏領域,涉嫌非法集資的還有光伏大佬彭小峰的綠能寶。
        著名鋼琴家朗朗代言、恒大集團許家印、巨人投資史玉柱等“國內多位頂級商業領袖保駕護航”……光伏大佬彭小峰打造的“綠能寶”曾經風光無限。
        但2017年4月,綠能寶開始出現兌付危機。
        當年4月17日,綠能寶官網發布公告稱,因為光伏補貼延遲等原因,承租人不能按期兌付提現金額,致使投資人從4月10日起提現出現逾期。
        同年5月22日,近百位投資人自發來到江蘇蘇州工業園區管委會門口,拉起了“政府請為民做主,逼迫綠能寶還錢!”的橫幅,希望能通過這種方法拿回自己的資金。
        2018年8月14日,據蘇州市工業園區檢察院發布公告顯示,已對江蘇綠能寶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立案偵查,主要高管夏侯敏、劉菁、何琳已被起訴,彭小峰被公安機關批捕。
        不過,在警方到來之前,彭小峰已不見蹤影。
        至此,給彭小峰一點時間,下周回國賈躍亭,成為樂視、綠能寶債權人在2018年冬天里的共同守望。
        光合華旅卷款跑路
        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
        光伏騙子就像打不死的“小強”,始終頑強的存在著。
        北安嶠、南永恒、綠能寶之后,承諾提供1500%年化收益率的光合華旅又闖進了人們的視線。
        1500%的年化收益,足足是綠能寶15%左右年化收益100倍,很負責任的說,如果說15%年化收益還算靠譜,綠能寶可能因資金鏈斷裂而跑路的話,那么光合華旅1500%的年化收益很直接,從一開始就擺出了拿到一筆本金就卷錢跑路的架勢,再明顯不過。
        光合華旅官網介紹,公司于2017年10月成立,在國家和地方工商部門都已備案,證件一應俱全。光合華旅宣稱自己實力雄厚,注冊資本高達五千萬元,在中信銀行存有八千萬元企業風險備用金,并且由香港金馬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等頂級機構提供風險控制。有14萬多人通過它進行了投資,金額高達13億多元,已平穩運營了480多天。更讓人感到放心的是工商注冊信息顯示,它的母公司光合文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還是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
        光合華旅的投資回報很高,投資也十分便利。只要在手機上裝一個客戶端,選好要投的項目,把錢打到指定賬戶就行了。投資的方式也很靈活,時間短的一天,長的四十多天。比如這個玉門關風電場項目,投資10萬一天就能賺4080元,日利息高達4.08%,折算成年化利率將近1500%,而正常的銀行存款年利率才1.5%。
        結果,2天后,打完款的投資者發現手機客戶端打不開了。光合華旅一夜蒸發,所有人徹底傻了。
        據央視記者調查得知,光合華旅新能源投資平臺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同時,在調查期間央視記者還收到許多其他平臺受害者發來的信息,比如:和中融資租賃、廣西融資租賃,尚依凡新能源等等,它們也都采用了幾乎同樣的詐騙手法,甚至連一些道具都一模一樣。
        騙局多多,重在防患
        綜上可見,不法份子正是瞅準了群眾致富心切的心理,又疏于了解國家相關政策和法規的事實,通過虛假宣傳、夸大包裝等手段,以花言巧語欺騙、蒙蔽不明真相的群眾,給純樸、善良的群眾帶來了財產損失,以及心靈創傷。
        一顆老鼠屎還壞了一鍋湯。這些光伏騙子坑蒙拐騙,不法奸商以次充優,還給市場帶來了“劣幣驅逐良幣”的不良影響,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戶用市場的健康發展。因此,對這些光伏騙子,一定要保持高壓態勢,需發現一起就曝光一起,群眾更要保持高度警惕,以免來之不易的血汗錢打了水漂。
        總體上看,寧瑞新能源設下的光伏騙局并不高明,但不法分子之所以能得逞,與群眾防范意識也有一定關系,一定要對高回報的投資項目保持高度警惕。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黨委書記,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副行長郭樹清曾在公開場合說:理財收益率超過6%的就要打問號,超過8%的就很危險,超過10%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
        電影《無間道》中有一句對白: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到處充滿了誘惑,“雷”與“陷井”常伴左右,如果不能成為游戲的操盤者,最好就做一位清心寡欲的看客吧!搬好你的磚,看緊你的錢袋子,別圖對方的利息,就是對本金最好的投資回報。(能源新聞網

股票期权是新股票